<blockquote id="cxavh"></blockquote>
    1. <sub id="cxavh"><del id="cxavh"></del></sub>
      <thead id="cxavh"></thead>
        <thead id="cxavh"><del id="cxavh"></del></thead>
      1. 第2章 墓室惊魂

          第2章 墓室惊魂 (第1/2页)

            张老二说的时候,我握着茶杯的手有些抖,再看那花瓶,觉得有阴气环绕,虽然,我还是不信有鬼!

            对,这里头肯定有什么故弄玄虚的事儿,肯定有!

            张老二又问我,“小易哥,你怎么了?手抖得这么厉害?!?br />
            我放下茶杯,把手插在裤兜里,“可能……可能最近打游戏打多了。你刚说什么?谁要花瓶?黄先生……是那个黄大仙?”

            说着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耳边又响起刚才那位林爷阴狠带着恨意的声音——

            “那你祖上有没有人告诉过你,遇到姓林的,躲着走?”

            话不像假,但我祖上还真没有人说过这句话,不过,我周围好像没有姓林的!也奇怪了,竟然……一个都没有。

            这边儿张老二掏出手机不知道看什么,长长嗯了一声,“得!黄大仙不要了,小易哥,那给您包着?”

            我点头,“包?!?br />
            他给我包花瓶去了,我看他戴上一次性白手套拿起花瓶,啧啧感慨,脑袋里依旧是方才所见。

            难道真是我看错了?明明那么清晰,那男人的黑色皮手套,侧脸都还在脑海里。

            余光微转,我看到监控时,忽然想起来,有个方法可以知道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我直接道:“老二,带我看监控?!?br />
            张老二抱着花瓶抬头,似乎微微一怔的,张大嘴:“???”

            我直接往外走着,撩起帘子:“刚才在你这里看见个美女,我想再看下?!?br />
            后头张老二嘚嘚的脚步声快步跟着,惶恐睁大眼的在我旁边道,“不是吧,小易哥你别吓我……”

            我没搭理继续往前走,我知道他这里监控在哪,但走着走着,面前突然黑了下来!

            “哎哟,跳电了!”外头,有个尖细的嗓音,那是张老二的门童虎子,那声落间,我听到咔嚓的一声打火机响。

            黑暗中,是张老二按着打火机。

            触目下,火机火苗攒动,他的面容看上去也有些扭曲,神色看起来有些诡谲和讽刺,依旧笑说:“哎哟,小易哥,停电啦,监控可能看不着了哦……”

            说实话,那瞬间我不知为什么,竟一点也不觉意外,并且觉得这样才合乎情理。

            今天这花瓶肯定大有问题。

            但无论什么问题,我都在黑暗中拿过花瓶!

            且不管他什么鬼主意,花瓶到手就好。

            至于刚才是人是鬼是妖魔,若为我而来,该来的肯定还得来,到时候再好好折腾!

            走人上车,我直接去城外,打算先把墓搞定。

            车在墓三里外停下,停以后,我先拿着望远镜看了看不远处的李家墓穴位。

            穴位端正如旧无破,依旧是我爷爷的爷爷设下的吉中带贵,蜻蜓点水穴。

            那穴象玄武垂头,朱雀翔舞,侧有青龙蜿蜒,白虎驯俯,加上穴眼龙头一处,聚气藏风,又是蜻蜓点水穴中的极品,都说富不过三代,可李家凭着这口好穴,从清代开始,兴旺至今,已经足足五代,当然,我们家也得以风光五代。

            端着望远镜左右端详半天,我把目光锁定在墓五米外的盗洞。

            洞口不大,应是三梅小桩,看来是群高等盗墓贼,这种盗洞得缩骨功练得登峰造极才行,而从墓洞外观看,盗墓贼应当是走了。

            放下望远镜,我再确定了方圆三里无人后,开始脱衣,换特制鼠皮衣。

            守墓人进墓和盗墓贼不同,盗墓贼需从外头,层层叠叠,攻破机关而深入,而守墓人从密道就好。密道是守墓人、建墓人间公开的秘密,天下间所有墓,都有密道,但密道究竟所在何处,除守墓人,无人知晓,建墓的都会被秘密处死,也因此才有那句东风吹战鼓擂,找到守墓人的话传出来……

            一般而言,密道都设在墓穴很遥远的地方,但它绕了一圈儿后,直通墓穴的机关中心点,它在墓穴的总机关中心处,可以控制全墓的机关开合,等关闭机关后,守墓人就可以在墓中行走自如,如履平地。

            李家清墓密道在半里外的河流甲板下,我在水里游一圈,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潜入河流甲板之下,摸索到泥泞下的门,拉开便钻进密道,密道悠长,冰冷,我头顶着探照灯,在漆黑中又想起白日见得那漆黑男人,无端打了个寒颤,走得更快了些……

            密道到密室大约十几分钟,十几分钟后,当我湿漉漉的站在总机关室,看着面前的金属机械盘时,松了一口气。

            它们偏离我上次离开前的位置不多,这代表机关动过,墓室有人来过,但并不是很多人……否则机关会动的更剧烈。

            把边儿上的一处长铜杆子插在中心旋转处,再把所有齿轮卡上,我戴上氧气罐,手拿枪,走去墓室里——

            放花瓶、收尸,顺带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贼,抓贼!

            多少次,我们守墓人都是死在检查时候。在机关关闭后,不少故意等待的盗墓贼会从墓洞里跑出来,将守墓人生擒,再将其活活折磨致死,但从古

          第2章 墓室惊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WM完美馆酒店_WM完美馆vip_WM完美馆vip vivo| 华为| 窝窝团| 拜仁vs皇马| 刘亦菲| 林允儿| 全球紧急卫生事件| 金莎电话开导粉丝| 林允儿| 归还世界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