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cxavh"></blockquote>
    1. <sub id="cxavh"><del id="cxavh"></del></sub>
      <thead id="cxavh"></thead>
        <thead id="cxavh"><del id="cxavh"></del></thead>
      1. 第11章 付出生命的代价

          第11章 付出生命的代价 (第1/2页)

            还没想出所以然,轰隆隆的炸山声,把我心思拉回来,手从脖子上放下,“他爷爷的!不想了!”

            趁着林泽渊气息全无,我得赶紧溜。

            没车,老子还有两条腿。

            去通知警察?

            不!先通知李家人。

            一来这边儿路到李家更快;

            二来李老爷子官大,直接让李家的老爷子打电话通知警察局,警局可能会更加重视,速度也会更快。

            打定主意,我把所有力气都聚集到脚上,飞奔!

            在墓中耽搁良久,我到李家大院时已近傍晚。

            夕阳下,李家宅第得四合院门前,两尊巨大石狮子蒙着一层金,看起来愈发尊贵威武。

            我顾不得擦一把汗,哪怕衣衫已湿透到可以拧出水!

            快步往里走,没想到的是——

            “什么人!”

            警卫员的一声大喝,把我吼住。

            一抬头,看见里头警卫员新换了,我微微皱眉。

            警卫员这时端着枪在我面前,恶声恶气的问:“干什么的!”

            我看那生脸一眼,强行压下心中的烦躁不安,平静道,“我是李默?!?br />
            平日里,每周我都会来给老爷子汇报一次墓的情况,所以,根本没人拦我。

            可今天,越怕麻烦越麻烦……

            “没听过这名字,说,来干什么的,找谁!”

            那人又问一次,审讯似的口气,让我不爽,可我又无可奈何。

            对外,任何守墓人都不可能说明自己是守墓人,是靠墓发财得财神,可是,似乎说李默也没用?

            本来,李默是李老爷子早就给我做好得身份,是李家亲戚,也因此,我才能在张老二那、在林泽渊面前脱口而出一句李默。

            可现在这家伙……

            “你不知道我?”

            我起初想这么问,但忽然间萌生出警觉,这里不太对!

            据我所知,我所打过交道的大户人家,任何一家警卫员上岗执勤之前,都会背下一份名单和车牌号码——

            车牌里,号码里,名字里,哪些人是直接放行的,哪些是需要等待的……

            李默的名,也在通行之列!

            可这家伙是没背下来,把我疏漏了?

            还是……另有原因?

            心脏微微一紧,忽然想到我被炸毁的墓。

            该不会李家倒了吧?

            正在查清家产?呸呸呸!没那么快!

            就算李家墓败,这边也不至于立刻倒台。

            “说话!到底干什么的!”

            面前,警卫员依旧恶声恶气。

            我这低眸,不打算进了。

            “我是来找我远方外婆得,她在里头当保姆?!?br />
            这么说时,我试着透过警卫员往里头看,但那警卫员侧了一步,挡住在我前头——

            “李家暂时入不得!有什么一周以后再来!去去去!再妨碍公务,把你抓起来!”

            那家伙说完,用枪把将我推倒去一边。

            我故作弱不经风得倒下去,好半天没爬起来的样子,看着那警卫员左右警惕看看,最后才扫了我一眼,自顾自的走里头去,并且“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而就在他关门之前,我敏锐得发现了——

            衣服不对!

            枪得摆放也不对!

            且不说我不少朋友是警察局的,检察院的,这个人的衣服完全不对!就说那枪,哪有警察胡乱把枪光天化日的挥舞?

            即便李家真出事了,官家出事,也多半是检察院的人来,就算要动刀动枪,门前也没有看到警车。

            那就只有另一种可能了。

            世道,非黑即白,非白即黑。

            最近走江湖的时候,我有所耳闻,听说李家二小子不太争气。

            这厮完全不像他哥,稳重到已在官场可独当一面,二小子完全是个反面教材,是个讨

          第11章 付出生命的代价-->>(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WM完美馆酒店_WM完美馆vip_WM完美馆vip 林允儿| 大族激光| 霍顿不与孙杨合影| 将夜| 韩国将建准航母| 非你莫属| 垃圾分类| gucci| 梅西| 张碧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