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cxavh"></blockquote>
    1. <sub id="cxavh"><del id="cxavh"></del></sub>
      <thead id="cxavh"></thead>
        <thead id="cxavh"><del id="cxavh"></del></thead>
      1. 第17章 狷

          第17章 狷 (第1/2页)

            林泽渊个高,手长,这么拎我后脖领,把我提起来,仿若提只小鸡仔。

            “你干嘛!”

            我起初双脚离地,挣扎,蹬腿,但还没碰着他,抬头的光景,愣住了。

            我个矮,之前仰视他,平视才发现——

            他相貌并非我仰视角度所看那般俊俏。

            直面看去,当用“狷”字形容!

            狷,是我最喜的字,也是我最喜的魏晋朝,代表词。

            史曰晋魏人多狂狷之气!

            这狷字,我自认是神来之字,可指胸襟狭窄,性情急躁;也可洁身自好,简约超俗;亦可拘谨无为,孤洁狂傲;更是邪魅狂傲,桀骜不驯。

            往常闲暇功夫里,我时常想——

            这狷字所形容,到底是怎样一张脸,想到最后,总空白。

            绝不曾想,有生之年竟看到了……

            眉如刀削斧凿,眸如冽冽冷锋;

            眸转间,灼灼其华,丝丝不羁。

            唇抿间,雅又匪,狷且狂!

            我想我是愣了的,呆呆望他,陷在一种忽然实现梦想的突然的幸福里。

            直到他把我提到脸前来!

            身体的晃动让我回过神,然后像被发现的小偷,心脏一紧,睁大眼,与他四目相对,呼吸凝结着,一下说不出话,因为面对这张桀骜不驯里偏又夹带风情万种的狷狂面容,我就像是一块铁,他就是磁铁,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再靠近,想看的更清楚……

            他黑瞳极黑,深不见底,一片沉静,但要命的是睫毛扇羽般,眨眸间,让我忽然想起一句话——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虽然这句话原意并非如此,可我此刻“春”心萌动,有种本能欲/望,想要把他就地扑倒,然后,就这么一直盯着,盯着,直到看够为止,我便可不再萌动春心,可偏偏就是这时候,他忽然笑了。

            本就线条分明的下颌骨随着这一笑,尖而俏,狷而艳,满满魏晋风骨之笑让我改了想法。

            不!

            不会有看腻那时候了。

            这张晋魏风的脸,完全满足了我对魏晋的所有幻想。

            我还想看他更多的表情!

            心脏随着想法不断的加速跳动,扑通扑通的震耳欲聋时,他已经不笑了,把我再提溜到远处,可是,我脑里还都是他方才风骨妖艳的狷笑,半天的功夫,连他什么时候拎我,把我放到副驾驶的,都浑然不知,只知,待我回过神时,他已经关上另侧车门,自己坐在驾驶位上,驱车,出地下车库了……

            外面居然下雨了。

            车好久没开,有味道,凉风带细雨拍打在脸上教我降了温,回过神,然后耳边也是他冷冰冰的音。

            他只说了三个字,“蝴蝶泉?!?br />
            我微微愣一下,才眨眼点头,“嗯,是?!?br />
            “我觉得你不是神棍,你是什么身份?对我的事情了解的很清楚似的?!?br />
            我大哥的住所便是蝴蝶泉,同时,泉水也是我大哥所守护的陵墓,我正要去的也是蝴蝶泉。

            我说的时候,望着他侧脸。

            这时候,他也是比我高的,我看不见那满满风骨。

          第17章 狷-->>(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WM完美馆酒店_WM完美馆vip_WM完美馆vip nba总决赛| 女人我最大| 老人抢方向盘被拘| 一诺倾情| 赵本山老婆现身| 东方财富| 摩尔庄园| 华晨宇| 窝窝团| 东来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