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cxavh"></blockquote>
    1. <sub id="cxavh"><del id="cxavh"></del></sub>
      <thead id="cxavh"></thead>
        <thead id="cxavh"><del id="cxavh"></del></thead>
      1. 第19章 备胎风月

          第19章 备胎风月 (第1/2页)

            烧烤摊这种场景,接地气易,想妖冶难。

            偏的,摊在极高榕树下,郁郁葱葱,深灰树皮的大榕树正又在林泽渊后方。

            树为景,漂亮男人俊美白秀的面庞上,红薄唇微张,目色迷茫,如诗如画!

            我既打开天窗说过亮话,便不再关上,肆无忌惮地盯他。

            直到把他盯回神,低眸,低头,放下吃的,再扭头,起身,去结账,那一连串动作,快速,优雅,让我愣一下才反应过来——

            他这是吃瘪的哑口无言!

            还有他林爷怂的时候?

            哈哈!

            心中琢磨,一时间忍不住在后头嗤笑起来,笑到他付完帐转身朝我走,我得了便宜卖个乖的抿唇,不再嘲笑他,起身跟他走几步,才记起是我要请他吃饭,但一摸兜……竟然没带钱!

            好在他已付钱,不然我肯定特尴尬。

            风景区需门票进入,他主动去买两张蝴蝶泉景区门票,然后跟我朝庄里走。

            入门,夹道满目繁花丛生,风光极好,与外头那些简单灌木丛的花草树木景天壤之别,更有无数色彩斑斓的蝴蝶展翅翩翩与花间飞舞……

            不过,那些蝴蝶到门口就被一道黑色的门拦住,天空之上也全是玻璃做的阳光恒温房。是因为四季如春,方才有这般美景??勺钊梦铱粗械牟皇钦庑┟谰?,而是美景之下隐藏的防止盗墓的好手段——

            蝴蝶泉墓自大哥重建墓后,便被评为国家级风景区。

            这等山清水秀又人流密集的风景区,想要每周检查一次墓,看起来风险极大?实则不然!

            这里的进出口只有一个,便是那门票入门处。

            其余的地方全都是装有报警器的透明玻璃。

            到底是老话说得好啊——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br />
            再有了这园内的处处监控……

            啧啧,玻璃罩宛如金钟罩,监控宛如千里眼……这里绝对比之前荒郊野岭安全,我那个荒郊野岭依山傍水的地儿,可不是炸了至今都没人管么!

            不由得,也记起来父亲在世时让我在墓周装监控的事儿了。那时候我始终觉得监控这种东西,有两面性,一方面可以?;の?,另一方面也可以被黑客黑掉,我对网络不大了解,只担心黑客黑完以后,就直接跟着我到密室,直捣黄龙去!

            所以,之前我也这么担心大哥、

            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因为忽然觉得,我们守墓人不会的高科技网络,盗墓者又怎么可能会呢?

            如果这趟我能成功重新建墓,我也砸点钱,弄个风景区出来!

            李家人应该可以帮我弄个区长什么的……李家。

            再想到李家,我脑海里浮现出的全是一颗颗子弹毫不留情打过来的场景。

            场景扩大些,我还看到被剃了头发的李奕楚。

            好歹也是未婚夫妻,好歹我曾帮助李家这么多年顺风顺雨。

            他说开枪就开枪,难道他良心就不会痛吗?

            醒来后我尽量不去想这件事,可是眼下没忍住记起来那个人渣。

            那人渣痛不痛我不知,可我心口微痛。

            伤口的隐隐作痛让我抿了抿唇,寻思这一枪,我迟早得还给他,因为我们周易家族传下来的亘古不变的规矩是——

            恩怨分明!

            有恩报恩,有怨报怨,是周家一向传统。

            只是说到恩……余光看到林泽渊,也看到玻璃罩子上那个倒影的我,目光柔和。

            这个人,哪怕他口口声声说要杀我,可细数起来,他救我的次数比杀我的次数多得多。

            我这条命,如今说是他给的也不为过,说不定仔细清算一下,我还欠他几条命咧。

            路上人稀少,数百步见不到一人。

            花香肆意,蝴蝶飞舞,实在是美不胜收的场景。

            我那一刻忽然想告诉林泽渊我的所想,我想说不管他要做什么,我都愿意奉陪,却是——

            “林……”

            “七叔!”

            当我正开口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一声清脆呼喊打断了我的话。

            声音伴随熟悉的人一起从旁侧桃花林,到我面前。

            明明方才看了没有人的,这陡然从路边蹿出个人,我激灵警惕的,瞬间身体僵硬,做好一级战斗准备,“谁!”

            握拳的当下,看到来人,看着那白嫩的豆腐脸以及那小光头,我记起他身份,眼睛一亮道:“你是风……”

            “风月吓着七叔,失礼失礼了?!狈缭滤趾鲜?,一副佛门弟子之态,他替我说下去后,声色温润,眸含浅笑,极其亲切的露出梨涡,“好久不见了,七叔?!?br />
            风月,我大哥次子,从小送去少林寺学武,我只在他小时候见过他几面,但是他这笑容却是怎么都忘不了的。

            有些人生来就是这样面孔,或许五官不极其出众,可他一笑就胜却百花开,一笑亦能解万愁。

            “小子,你的个头长高了不少??!”看着他他唇红齿白的脸孔,我很想像小时候那样捏一把,但我一抬手微微一怔,林泽渊呢?环顾了四周一圈,触目之下并未看到林泽渊,正当拧眉时,听风月也有些狐疑道——

            “咦,七叔,你一个人来的?不对啊,少了一人吧?”

            他

          第19章 备胎风月-->>(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WM完美馆酒店_WM完美馆vip_WM完美馆vip 我就是能进球| 大众| 赵本山老婆现身| 北京大学| 哪吒之魔童降世| 中国红十字会| 范冰冰否认怀孕| 浙江教育考试院| 安吉丽娜朱莉| 何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