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cxavh"></blockquote>
    1. <sub id="cxavh"><del id="cxavh"></del></sub>
      <thead id="cxavh"></thead>
        <thead id="cxavh"><del id="cxavh"></del></thead>
      1. 1616章 天罗地网,绝路不逢生

          1616章 天罗地网,绝路不逢生 (第1/2页)

            聚拢的女真军马甲骑依然以手中刃刺搠马股,只顾以最快的速度奔逃,然而也仍不免紧紧追击的义军劲骑蚕食后侧阵型,又有数十近百转眼间被追上遭砍杀,接连堕马毙命。

            而于后方穷追不舍的石宝虽然身边军马并不算众多,于战场上反应极为机敏的他甫一拦杀过来,只负责咬住金军败兵后侧不放。此时石宝连同身边大多劲骑锐士也已杀得浑身是血,战意彻底崩溃的金军只顾催马逃生,些许反击对于义军的伤亡也已是微乎其微。而石宝仍继续率领骑军在被他冲散的人潮当中左冲右撞,杀到酣处时,他还大声叫嚷:“完颜兀术何在?狗鞑子,留下命来!”

            至于花荣所率领的簇驰骑军健儿,仍旧于奔腾起伏的马背上稳稳的张弓挽箭,一支支狼牙羽箭夹杂着锐利的尖啸掠空袭去,血光飞溅中,箭簇的锋尖剖开金军骑手身上要害,又有不少人身体从马背轰然摔落,唯留下无主的战马发出惊嘶向往四下狂奔蹿出。

            如今仍旧紧紧追随完颜兀术亡命奔逃的亲卫骑军一路丢盔弃甲,已全然没有善战雄军的模样,只得四处乱撞得疾走,无论能够捡回一条命在殊无把握,可是忍辱负重的完颜兀术不到最后绝望关头抵死也不会放弃。

            然而战场上其余溃乱而已丧失军中上官调度指挥的女真军马,满心绝望的仍旧想杀出一条血路。但是大多无军马驰骋,只是混在乱战群中乱冲乱撞,绝对碾压的战场形势也使得众多自诩剽悍耐战的兵卒也都丢下了兜鍪兵刃做鸟兽撒四处奔逃,仍旧做绝望抵抗的女真战士越来越少,败军哭喊奔走,大多人也只得落得个被义军兵马追及一刀了却性命的下场。

            然而网张开的太大,也难免会有些漏网之鱼,仍如沸水般喧嚣翻腾的沙场各处,不少趁势撵杀扫荡金军残部的义军兵马也都注意到了完颜兀术所统领的那一拨仍有些规模的败军急于逃离,也立刻统率兵马从各个方向截杀了过去。些许溃逃的金军也得以四散逃离战场,当中有些女真将兵奔逃潜入附近的山岭间,也盘算寻路北逃至尚处于伪齐刘豫管下的势力范围之内。

            其中也正有一股只约莫六七十人的女真败兵里面,于后侧却有一个做汉人打扮的青壮汉子混杂在其中。原本济州知府兼京东路兵马都总管的张叔夜之子张仲熊,为完颜兀术胁迫威吓生怕丢了性命而当即应允愿投从归降之后,也一直遭挟持看管困于金军当中。然而如今眼见当初横扫京东路地界的金军主力兵败如山倒,情急时张仲熊本来思付如今周围这些鞑子军马已看束不住我,何不趁机就此逃离得去?但是......杀溃金虏大金的,竟然又是萧唐那反贼统领的草寇军马,都是曾背反朝廷的贼,难道要我反去瞧那群贼厮眼色?

            张仲熊再觑见周围烟尘滚滚当中,诸部义师军旗招展,遥望那些上绣水泊梁山马步军诸部正偏将佐名头的旌旗在他眼里却仍显得格外的刺眼。自己往日向来仇视鄙夷的水泊草寇,张仲熊想到若要若是不得不去仰那群贼厮鼻息得以保全,比起先前畏死降金,他反而更觉怨恨耻辱。

            身为名臣官宦子弟,自视甚高的张仲熊本来便对萧唐一伙曾经背反朝廷的反贼不但仇视,更有一种忠君道德上的优越感。然而萧唐那厮于国家沦亡危难之时,连同众多该杀的反贼如今倒成了

          1616章 天罗地网,绝路不逢生-->>(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WM完美馆酒店_WM完美馆vip_WM完美馆vip 家族诞生| 极品全能学生| 中信银行| 这个杀手不太冷| 姚劲波| 全聚德烤鸭店| 什么值得买| 陈坤| 篮球公园| 少帅|